제목   |  [6/14] 中新健康 | “学习困难”门诊里的困难不止学习 작성일   |  2024-06-05 조회수   |  18697

[간체자]  

 

 

 

 

中新健康 | “学习困难”门诊里的困难不止学习

 

 

 

        中新网北京6月2日电(韦香惠 张钰惠)与别的儿科门诊不同,首都儿科研究所(以下简称“首儿所”)的学习困难门诊显得格外安静。这里没有孩子因为打针而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哭闹声,也很少有家长因为排队不耐烦或者要安慰孩子而表露出焦躁不安。

 

  在漫长的就诊队伍等待中,一种微妙的气氛游走在那些等待叫号的父母与孩子之间,而作为医生的张丽丽,面对他们,最先想的是弄清楚到底难在哪里。

 

  在首儿所学习困难门诊前等待的孩子和家长。韦香惠 摄

 

  主诉:上课注意力不集中

 

  学习困难门诊有个特点,就是“慢”。

 

  张丽丽是首儿所附属儿童医院保健中心副主任医师,她出学习困难门诊时,给每个患儿问诊的时间,平均都在半小时到40分钟左右。

 

  一位在门诊前等待的父亲告诉中新健康,周末和假期的时候学习门诊很难挂上号,他只好和孩子妈妈一起在工作日请假带孩子来看。

 

  他的孩子今年上小学一年级,平时存在做作业慢、数学计算题正确率低、注意力不集中等情况,听说首儿所有这样一个门诊,便带孩子来看看。

 

  在诊室里,中新健康注意到一叠厚厚的门诊病例。其中一份病例上主诉写着“上课注意力不集中”,现病史包括“作业拖拉、磨蹭,家庭作业多数需家长陪伴,不会的也需要问家长或老师”“家中话多,有时插话,和家长脾气大”等。

 

  张丽丽告诉中新健康,大部分来学习困难门诊就诊的孩子都存在这些情况,医生作出诊断需要经过和孩子以及家长详尽的交流,这也是学习困难门诊慢的原因。

 

  具体来说,诊断过程就是寻找造成孩子学习困难的原因、排查影响学习表现的疾病,针对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和学习障碍等进行诊断评估、干预指导、家长教育及药物治疗综合干预。

 

  “成绩不理想”不等于“学习困难”

 

  12岁的婷婷被妈妈从老家吉林带到北京看学习困难门诊。她的妈妈说,孩子平时看不出有什么问题,就是成绩跟不上,在网上了解到了首儿所有这样一个门诊,就找了个机会带孩子来了。

 

  婷婷看诊的时候医生给她开了相关辅助检查,包括智力测评、认知功能测试、行为学测试与评估及神经影像学等检查。

 

  张丽丽向中新健康解释,很多家长认为成绩不理想就是学习困难,这其实是一种误区。她表示,自2022年5月开设以来,首儿所的学习困难门诊每年接诊8000余名患者。学习困难是主诉,背后的原因有病理性的,也有其他方面的。

 

  从诊断情况来看,首儿所学习困难门诊里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(ADHD,俗称多动症)最为常见,约占三分之二,此外,学习技能发育障碍(如阅读障碍)、阿斯伯格综合征、情绪问题等也是被确诊的主要原因。不少孩子可能兼具两种或者几种病症。

 

  另外,还有因为成绩焦虑带着孩子前来就诊的家长。“有些孩子学习很好,但家长觉得他应该更好,家长的想法是‘你应该能到100分,为什么只考了90分?’”张丽丽无奈地说,学习困难门诊里不乏这样的家庭,有的时候她会把家长和孩子分开看,先单独和孩子聊,再和家长说。

 

  张丽丽以百分制来说明,孩子的成绩达到60分以上,也就是知识内容能掌握一半以上,说明他不一定存在学习困难。“有些家长要求高,孩子也跟着焦虑,慢慢就会表现为情绪低落、学习困难等,这个时候需要家长去调节自身的问题,对孩子多一些包容和理解。”

 

  对症治疗

 

  弄清孩子学习困难的原因后,下一步就是对症治疗,这也是特别不容易的一件事。

 

  要不要用药是最先困住家长们的问题。张丽丽介绍,当一个孩子被确诊ADHD之后,如果年龄在6周岁以下,建议进行干预训练,如果年龄在6周岁以上的中重度ADHD,医生通常会开出药物处方。

 

  “但治疗的药物不是万能的。多动症的孩子自我约束力、执行力不够,更加需要家长有耐心,急是急不来的。”张丽丽指出,多动症属于“慢性病”,治疗是一个长期的、综合治疗过程。

 

  另外,建立和睦的亲子关系也是帮助孩子走出学习困难的重要一步。尤其是对于已经产生心理问题的孩子来说,如果家长仍然不停施压,释放焦虑情绪,极有可能把孩子彻底逼到对立面,给医生治疗进一步增加难度。

 

  张丽丽说,来学习困难门诊的家长中有一部分从成绩是否提高来评估治疗效果,但实际上,儿童自信心、自尊心、人际交往能力的提升也是评估的重要标准。“家长心态比较好的,孩子往往预后较好;家长很焦虑的,孩子即使用药,效果也不那么好。”(完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[번체자]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中新健康 | “學習困難”門診裏的困難不止學習

 

 

      中新網北京6月2日電(韋香惠 張鈺惠)與別的兒科門診不同,首都兒科研究所(以下簡稱“首兒所”)的學習困難門診顯得格外安靜。這裏沒有孩子因爲打針而發出的撕心裂肺的哭鬧聲,也很少有家長因爲排隊不耐煩或者要安慰孩子而表露出焦躁不安。

 

  在漫長的就診隊伍等待中,一種微妙的氣氛遊走在那些等待叫號的父母與孩子之間,而作爲醫生的張麗麗,面對他們,最先想的是弄清楚到底難在哪裏。

 

  在首兒所學習困難門診前等待的孩子和家長。韋香惠 攝


  主訴:上課注意力不集中

 

  學習困難門診有個特點,就是“慢”。

 

  張麗麗是首兒所附屬兒童醫院保健中心副主任醫師,她出學習困難門診時,給每個患兒問診的時間,平均都在半小時到40分鐘左右。

 

  一位在門診前等待的父親告訴中新健康,週末和假期的時候學習門診很難掛上號,他只好和孩子媽媽一起在工作日請假帶孩子來看。

 

  他的孩子今年上小學一年級,平時存在做作業慢、數學計算題正確率低、注意力不集中等情況,聽說首兒所有這樣一個門診,便帶孩子來看看。

 

  在診室裏,中新健康注意到一疊厚厚的門診病例。其中一份病例上主訴寫着“上課注意力不集中”,現病史包括“作業拖拉、磨蹭,家庭作業多數需家長陪伴,不會的也需要問家長或老師”“家中話多,有時插話,和家長脾氣大”等。

 

  張麗麗告訴中新健康,大部分來學習困難門診就診的孩子都存在這些情況,醫生作出診斷需要經過和孩子以及家長詳盡的交流,這也是學習困難門診慢的原因。

 

  具體來說,診斷過程就是尋找造成孩子學習困難的原因、排查影響學習表現的疾病,針對注意缺陷多動障礙和學習障礙等進行診斷評估、干預指導、家長教育及藥物治療綜合干預。

 

  “成績不理想”不等於“學習困難”

 

  12歲的婷婷被媽媽從老家吉林帶到北京看學習困難門診。她的媽媽說,孩子平時看不出有什麼問題,就是成績跟不上,在網上了解到了首兒所有這樣一個門診,就找了個機會帶孩子來了。

 

  婷婷看診的時候醫生給她開了相關輔助檢查,包括智力測評、認知功能測試、行爲學測試與評估及神經影像學等檢查。

 

  張麗麗向中新健康解釋,很多家長認爲成績不理想就是學習困難,這其實是一種誤區。她表示,自2022年5月開設以來,首兒所的學習困難門診每年接診8000餘名患者。學習困難是主訴,背後的原因有病理性的,也有其他方面的。

 

  從診斷情況來看,首兒所學習困難門診裏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(ADHD,俗稱多動症)最爲常見,約佔三分之二,此外,學習技能發育障礙(如閱讀障礙)、阿斯伯格綜合徵、情緒問題等也是被確診的主要原因。不少孩子可能兼具兩種或者幾種病症。

 

  另外,還有因爲成績焦慮帶着孩子前來就診的家長。“有些孩子學習很好,但家長覺得他應該更好,家長的想法是‘你應該能到100分,爲什麼只考了90分?’”張麗麗無奈地說,學習困難門診裏不乏這樣的家庭,有的時候她會把家長和孩子分開看,先單獨和孩子聊,再和家長說。

 

  張麗麗以百分制來說明,孩子的成績達到60分以上,也就是知識內容能掌握一半以上,說明他不一定存在學習困難。“有些家長要求高,孩子也跟着焦慮,慢慢就會表現爲情緒低落、學習困難等,這個時候需要家長去調節自身的問題,對孩子多一些包容和理解。”

 

  對症治療

 

  弄清孩子學習困難的原因後,下一步就是對症治療,這也是特別不容易的一件事。

 

  要不要用藥是最先困住家長們的問題。張麗麗介紹,當一個孩子被確診ADHD之後,如果年齡在6週歲以下,建議進行干預訓練,如果年齡在6週歲以上的中重度ADHD,醫生通常會開出藥物處方。

 

  “但治療的藥物不是萬能的。多動症的孩子自我約束力、執行力不夠,更加需要家長有耐心,急是急不來的。”張麗麗指出,多動症屬於“慢性病”,治療是一個長期的、綜合治療過程。

 

  另外,建立和睦的親子關係也是幫助孩子走出學習困難的重要一步。尤其是對於已經產生心理問題的孩子來說,如果家長仍然不停施壓,釋放焦慮情緒,極有可能把孩子徹底逼到對立面,給醫生治療進一步增加難度。

 

  張麗麗說,來學習困難門診的家長中有一部分從成績是否提高來評估治療效果,但實際上,兒童自信心、自尊心、人際交往能力的提升也是評估的重要標準。“家長心態比較好的,孩子往往預後較好;家長很焦慮的,孩子即使用藥,效果也不那麼好。”(完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[출처]  https://www.chinanews.com.cn/sh/2024/06-02/10227496.shtml

인쇄하기